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案件回顾:曾与男友法子英杀7人劳荣枝案终于一审宣判死刑!
发布日期:2022-05-12 13:32   来源:未知   阅读:

  从一个年轻貌美追求者无数的教师到一个杀人狂魔,在劳荣枝身上究竟发生怎样的故事,她在身为一个杀人狂魔却在法庭上声称:“我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她在证据面前依旧不承认自己杀人,不止一次强调自己犯法是遭到男友胁迫,不然就会遭受非人的待遇,可却又留字条说“我爱你”。

  正义也许会缺席但永远不会迟到,2021年9月9日,江西省南昌中院审理这起故意杀人案,被告人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还有绑架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劳荣枝当庭哭诉表示会继续上诉。据了解,她跟男友法子英在3年时间,联手杀害7人,就连3岁女童都不放过,还将他们分尸。在其男友法子英被抓后,她成功潜逃近20年,直到2019年11月28日被警方成功抓获,可她却对自己杀人的行为并不承认,一再表示自己是受到胁迫。

  对此,劳荣枝的家人怎么也不敢相信曾经那么善良的女孩居然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也表示会继续上诉,她哥哥表示就算是卖房子也会赔偿受害人。被害人小木匠陆某的女儿表示:“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一个公正公平的结果”。

  今天,就让我们来讲讲劳荣枝的故事,同时也告诫大家,一个人一定要树立争取的三观,在择偶时更要注意,避免一步错步步错,逐渐走向法律的深渊。

  1974年,劳荣枝出生于江西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在石油公司上班,母亲则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她从小就聪明乖巧,再加上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可以说家里人的手心宝,可家中人的娇惯也没有让她养成不羁的性格,相反她异常懂事。

  因为几个哥姐都不喜欢读书,所以早早就辍学了,学习一直名列前茅的劳荣枝成了全家人的指望。在老师跟同学们的印象中,劳荣枝是一个温柔漂亮、善良勇敢的好孩子,后来她为了减轻家中负担,放弃了考大学的念头选择上中专,在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小学教书。这在当时就算是一个铁饭碗了,跟打工的哥哥跟姐姐相比,劳荣枝的工资跟工作是家里最好的。

  她二哥在庭审后也表示,劳荣枝当时每个月的工资有300元,在那个年代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已经是相当可以了,实在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跟一个犯罪分子走在一起。

  因为劳荣枝长得好看工作也不错,所以给她介绍对象的人也很多,可她一个也看不上,相反十分羡慕电视里那些打打杀杀的人,对所谓的社会充满好奇感。后来,在偶然机会下她认识了那个影响一生的男子法子英。

  法子英出生在1964年,是江西九江人,从小他就不喜欢读书,于是早早就辍学了,唯一的爱好就是踢足球,曾经还是少年足球队的队长。相比踢足球来说,他更喜欢打架,但他自己却表示:“从来不欺负弱者,只喜欢挑战强者,常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就跟人打起来”。父母也管不住他,哥哥姐姐更不用说了,只能由着他去了。

  从学校出来后,法子英自然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他15岁的时候就因为抢劫被判劳改3年,后来有因为抢劫跟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在出狱后过上了平淡的生活,确实没有在违法犯罪,还娶妻并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可他骨子里的不安丝毫还有那种潜藏在心底的反社会情绪时常刺激着他。

  其实法子英长得并不好看,个子也不是很高,而且从小还是一个问题少年并且已经娶妻生子,很难想象长相貌美的劳荣枝到底喜欢他什么。对此,在法子英被捕后他自己说出了答案,他在接受采访时自信表示:“我很有魅力,像个男人样子,跟武夫不一样,还有细腻、温柔的一面”。随后还表示:“认识劳荣枝的时候已经在跟妻子协议离婚了,但对方表示太丢人,所以并没有办理手续。”

  当时劳荣枝的心理还憧憬着什么盖世英雄,恰好法子英的出现满足了她的需求,法子英看着那个比自己小10岁的美少女也没有忍住心中的想法,就这样两个“臭味相投”的人走到了一起。我们经常会说美女爱英雄,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但错就错在她喜欢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当时两人的恋爱自然遭到劳荣枝家人的反对,当时就连一向疼爱她的哥姐全部站在对立面,说那个男人不靠谱,希望妹妹能迷途知返。可处于热恋期的女人哪里会想那么多,她一心想要跟法子英在一起。

  身为一个男人,遇到喜欢的女孩应该是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尽己所能得到对方家人的认可,而不是带着喜欢的女孩一起步入深渊。

  就在法子英将身上的钱财挥霍一空后,他对劳荣枝说想要去深圳弄钱,劳荣枝当时想都没想就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和家人,跟着那个恶魔去了深圳。可她怎么也想不到,法子英将她带到了夜总会做小姐赚钱,自己则继续抢劫,为了躲避警方的抓捕,两人一路逃窜到了南昌。

  1996年7月,流窜到南昌的两人觉得那点钱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两人的开支,就产生了杀人劫财的念头,他让劳荣枝化名到各个KTV里面坐台,借工作的名义寻找那些看上去有钱的老板,然后将人哄骗到出租屋里面下手。在两人的供述中均提到,是两人共同商定由劳荣枝去娱乐场所坐台物色绑架对象,很快,劳荣枝就找到了目标熊某。

  据劳荣枝交代,当时自己以发生关系为诱惑,将熊某骗到自己的出租屋,法子英拿着刀就躲在房间里面,趁熊某不备将刀子架在他脖子上,由自己将熊某绑起来,直到他四肢都不能挣脱。紧接着,从熊某身上抢走了他的金项链还有他家钥匙,随后逼迫他说出自己家的住址,在拿到地址后法子英将人杀害并分尸。当晚就带着熊某的尸块还有绳子等物品到他家中进行抢劫,劳荣枝负责翻找财务,法子英则负责控制住熊某的妻女,在拿到钱之后残忍将其妻女勒死,可怜小女孩才3岁就死于非命,二人的行为让人痛恨。

  最过分的是,劳荣枝在临走前还对法子英说:“害怕留下指纹,不如一把火烧了这个家”,后这一行为被法子英给制止。

  2月29日,警方就开始立案侦查并对嫌疑人劳荣枝还有法子英实施抓捕,但因为当时的技术等原因,并没有及时抓到2人,这也就导致之后悲剧的发生。

  1997年9月,两人逃到浙江温州市,又用同样的方式进行犯罪,劳荣枝得知同上班的女孩梁某有房子转租,双方在商定后就对这个女孩下手,以租房的名义到女孩房间,趁机对女子下手,法子英逼迫梁某交出身上的钱财,然后要求她再叫来一个有钱人刘某。

  他们两人在拿到两人的银行卡跟手机后,由劳荣枝到银行取钱,法子英就在家里守着两名被害人,当时银行的工作人员还问她为什么不是本人取钱,劳荣枝淡定表示“本人有事”,事后还在提款单上签下被害人的姓名。拿到钱之后劳荣枝还打电话通知法子英,说是钱到手了,意思就是那两人能随便处置了,然后法子英就将2人残忍杀害。

  1998年两人逃到江苏常州,在这里他们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刘某绑架,随后联系刘某的妻子让她来送赎金,两人也成为这起抢劫案的幸存者。据刘某称,当时法子英先用刀将自己刺伤,然后劳荣枝将自己绑起来控制人身自由,在作案过程中两人几乎没有怎么交流,配合十分默契。刘某还表示,在劳荣枝单独看管自己期间,多次以割喉、杀人相威胁,在刘某的妻子送来7万元的赎金后,劳荣枝跟法子英先后离开现场。

  1999年6月,劳荣枝两人逃到安徽合肥,他们再次用之前的方式作案,这次他们更为变态,在市场上订制了一个钢筋笼,名义上是为了装狗,实际目的显而易见。

  7月22日,劳荣枝将出手阔绰的殷某骗到自己的出租屋里面,紧接着将人关到之前的狗笼子里面,为了抢劫顺利,他们还采取了杀鸡儆猴的方式。以修窗户为名将木匠陆某哄骗到两人的出租屋里面,当着殷某的面残忍将其杀害后分尸,将尸块就装在冰箱里面。在两人的胁迫下,殷某按照两人的意思写纸条给自己的妻子刘某,希望她拿钱赎人。

  7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法子英自述先将殷某勒死后再到他家中拿钱,刘某以筹钱为由外出报警,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将房子包围,法子英手里拿着枪叫嚣,说谁过来就打死谁,还不停往外射击。可她这就是无效反抗,民警劝说无效往房子里面打了一颗催泪弹,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持枪逃窜,后被民警打中右腿被抓,缴获手枪一把,里面还有4发子弹。

  再当警方找到他租住的地方,劳荣枝早就不见踪影,最后法子英被判死刑,他在被抓后不着急见其家人,在得知劳荣枝逃了之后,他露出了笑容。在法庭上,他7次为劳荣枝辩解,也正是因为他的误导,警方并没有找到劳荣枝的线索,对于殷某的死因也存在争议,检方鉴定出被害人的死亡时间是在7月24日,但法子英在23日就被抓获。

  对此劳荣枝坚决不承认,她说自己在7月22日晚上就离开了,并给法子英写字留言称::“亲爱的,我先走了,我会在家里等你,我爱你”。法子英对殷某的死也曾有两个说法,他先是说是用铁丝将殷某的脖子固定住,还嘱咐劳荣枝,若他没有及时返回,就拧紧老虎钳,杀死殷建华后逃跑。在得知劳荣枝成功逃走后,法子英改口称是自己在出门前杀害了殷建华。

  可怜小木匠陆某的妻子,一个人抚养3个孩子长大,孩子们也因为没钱上学,所以在上完义务教育之后就辍学打工了,耽误了自己的一生。

  2019年,劳荣枝被警方抓获,在逃跑期间她一直从事不当职业,之后还谈了一个男朋友,在新男友跟她朋友的印象中,劳荣枝就是一个温柔知性的女人,她画画、拉小提琴均不在话下,说话也是轻声细语,很难想象她是一个杀人狂魔。为了躲避警方的抓捕,她先后多次整容,可终究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021年9月9日,法院审理此案,在庭审现场她多次表示自己是受胁迫的,都是法子英强迫自己,她还表示在自己堕胎当天还遭到法子英强奸,因为害怕错过了求救的机会,后来也多次向法子英提出分手,但法子英以威胁伤害她的家人为由,拒绝分手。可检方并不认为,在法院宣布死刑后,劳荣枝当庭痛苦表示不服,还表示会提起上诉。

  随后,劳荣枝的二哥也表示,就算卖房也会赔偿受害人,但始终不相信妹妹是杀人凶手,他坚信劳荣枝是被胁迫的。不管怎样都要相信法律,任何犯罪终将接受正义的审判!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