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劳荣枝没想到还有遇难者:法子英出事之前有受害人还活着
发布日期:2022-05-11 18:01   来源:未知   阅读:

  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劳荣枝被控故意杀人,绑架,抢劫一案在江西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等媒体记者参加旁听。南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劳荣枝和法子英(另案处理)是夫妻关系。一九九六年至一九九六年,两人合谋,分工明确,由劳荣枝担任娱乐场所陪侍小姐(俗称「坐台小姐」),以金钱为诱饵,人为作案对象,分别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和安徽省合肥市等地进行抢劫、绑架和故意杀人等犯罪活动。案件发生后,劳荣枝使用了“雪莉”等化名潜逃。劳荣枝于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庭审中,检察机关以劳荣枝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等地有犯罪行为为由,指控其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罗荣枝不同意这一指控,说他没有参与法子英的阴谋,不是他的意图。出庭时,劳荣枝向受害者的家人道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了解到,劳荣枝案中,只有合肥受害人小木匠的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索赔135万元。罗荣枝提出要赔偿,但只赔偿了三万多元。

  在法庭上,劳荣枝再一次强调,当时一直想逃出法子英的控制,但自己很怕被看见收拾东西,只有等到法子英允许自己离开视线时,才敢偷偷收拾。临行时,劳荣枝还给法子英留下了“亲爱的我走了,爱你”的字条,劳荣枝说:“写字条是为了获得他的信任,也是为了感动他,也是因为怕他继续伤害我的家庭。”终于,劳荣枝说:“请原谅我的自私”,并回忆起在逃出法子英之后,自己“连小偷小摸都不耻,没做违法的事,总是想帮助别人,传递正能量”,“无论你们有什么证据,我坚决不认,打死也不认”

  劳荣枝机关算尽了,把自己塑造成妄图逃命的受害者。遗憾的是,千算万算,她忘了当年的受害者还活着!一九九八年,劳荣枝与法子英逃往江苏省常州市,继续延用惯用手法诱骗受害人刘某到其租住的地方后,藏在门口的法子英将其绑架。法子英刺穿刘某的胸口,劳荣枝用铁丝绑住法子英控制自己的人身自由,并叫他的妻子来配合法子英的抢劫要求。当法子英外出取钱时,劳荣枝再次威胁刘某,两人抢劫了刘某7万元后离开。那也是法子英供认案件中唯一一起有生口的案子。

  劳荣枝落网后,南昌警方找到刘某及其妻子,经辨认,该年被绑架抢劫的男女正是法子英和劳荣枝。刘某说,他和劳荣枝在KTV认识,有一天对方要把他们送回家,“下楼后就想方设法让我去她家。一名男士冲出大门,用一把刀子刺破了我的胸口。坐台小姐用铁丝把我绑在一张椅子上。她们问我怎样才能得到那笔钱,我打电话给我妻子。

  刘某也说,当时法子英搜遍了他的全身才找到一把车钥匙,走前叮嘱劳荣枝小心看管。坐台小姐把刀子放在我肚子上,让我别动,动就杀了我。一细节令刘某印象深刻,男女之间很有默契配合,整个过程彼此没有交流

  (又一个今天公诉人透露的细节劳荣枝很可能是亲手杀死的):公诉人出示劳荣枝的供词,法子英拿着纸条到殷建华太太那里拿钱,到门口对劳荣枝说:“如果他不诚实,就拧动脖子后面的老虎钳把他杀死。”检察官认为,法子英在外出之前,殷建华还活着,随后,法子英因殷建华妻子报案而被捕,拧开虎钳的人很可能是劳荣枝。检察官认为,陆中明和殷建华被杀时,劳荣枝与法子英是分工合作关系。

  庭审之前,熊的家人表现得低调,没有受到媒体的关注。但是,经过上午的审判,他们改变了态度。

  熊启义,是南昌一起杀人案件的受害者。根据检察官的指控,这是劳荣枝逃亡法子英之后,被怀疑的第一起案件。

  另外一位知情人士说,就是在这件事上,劳荣枝被抓马脚,他和法子英的身份也随之曝光。

  根据1999年的一份判决书,合肥市中级法院审理后认定,1996年7月,化名“陈佳”的劳荣枝,在一家夜店的柜台寻找目标,35岁的熊启义被选中。

  熊启义受骗来到劳荣枝的出租屋,法子英拿着刀出现,逼问他的家庭地址。熊启义随即被勒死,然后被分尸,装进四袋。

  法子英和劳荣枝拿着熊启义的钥匙来到熊家。在将熊的妻子和三岁的女儿绑在一起之后,他们将熊勒死,并搜刮大约三万元的财物。

  根据判决,为了制造假象,法子英返回出租屋,将熊启义的一部分尸体运往熊家。

  根据合肥警备区1999年出具的《起诉意见书》,法、劳逃往九江,将赃物交给了法家的一位姐姐和母亲。随后,所有赃物被追回。

  根据档案资料显示,对两个人的通缉令是8月18日发出的,距离“灭门”20天。

  这位知情者说,警方破获的关键,是那张“陈佳”的假身份证。由于照片是劳荣枝本人的证件,她逃到深圳后,要去办理“深圳特区身份证”,警方比对发现,“陈佳”和劳荣枝,照片是同一个人。随后,警察根据开房记录追查法子英。

  这类人表面和善,背后却极为阴险,令人匪夷所思。本文分析认为,劳荣枝可能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即缺乏同情心,缺乏自省能力,最终无法真正改变自己,必须接受法律的严惩。不久前,20多年前南医大女学生被害案被破获,两起案件的共同之处在于破案依赖于我们公安机关的侦查破案技术:DNA技术、天网工程、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让以前的疑难案件有了更多突破的可能,我们生活的环境也变得更加安全。

  即便一些人有犯罪的想法,但在现实面前,它也可能被扼制。人类的本性并不善良,但这些人知道一旦犯罪就很容易被抓住。法外之地成为现实。它还提醒部分潜藏恶念的人,一旦恶念出现,要加强自我反省,不要走上犯罪的歧途。还希望更多尚未解决的冤案,早日平息。对此案的受害人家属来说,二十年的等待没有枉费,正义最终会得到伸张,应当这样说,“正义可以迟到,但不能缺席”。相信这也是大多数网友的心声,希望最后这位女魔头能尽快被极刑,来安慰这么多无辜的受害者,也让他们的家人得到安慰。

  劳荣枝落网后,首先让人想到的是刑侦剧《红蜘蛛》,不少90后应该都看过这部电视剧,其中有以“劳荣枝,法子英”为原型拍摄的犯罪现场。有意者可自行观看。

  美术源自现实,但现实远比美术更离奇。法子英被处死,劳荣枝到案,中间也有二十年。

  20年不只是一代人的时间,也包括一个或多个世纪。如今的刑事司法与二十年前不同,今天的审判理念与二十年前相比可谓天壤之别。这样的大环境,个人也一样。20年前的劳荣枝和现在的劳荣枝也不一样,虽然血型和DNA都没有改变,但是观念,经历可以把一个人重新塑造。

  劳荣枝内心肯定有无数次推演过自己被抓后的情景,这方面应该做足心理准备,再加上法子英的死无对证和有利的供词,结果开始变味。

  许多人最关心的是劳荣枝究竟会不会被判死刑,这真的不好说,在最后的判决出来之前,任何关于劳荣枝的猜测都难以让人信服。这样,就注定要载入刑事司法的历史。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