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年轻时抛夫弃子儿子成了院长赶紧相认前夫:不行
发布日期:2022-04-30 16:52   来源:未知   阅读:

  前面拿着铁盒子的女人是毛英芝。她说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儿子带着媳妇和孙女来找她。但醒来后,她感到心碎,因为她已经离开儿子38年了,多年来她每天都在想他。

  原来,38年前,毛英芝和前夫离婚,带走了5岁的女儿,把8岁的儿子留给了前夫。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她的儿子。毛英芝手里的铁盒子里封着什么?她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里面装着儿子小时候穿过的几件衣服。看到这些事情,她又一次崩溃了。现在她真的很想找到儿子,说出自己多年的想法。

  毛颖之带着记者去了离婚前住的家,又回到了这里。事情已经改变很久了。原来的家已经变成了一片黄土。毛英芝有些失望。她来到邻居家询问。邻居告诉她,沈家的房子已经拆了,已经搬到安置房了。邻居还说,毛英芝的儿子沈一宁现在是医生,生活得很好。

  毛英芝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非常高兴,但是在去找儿子的路上,他遇到了沈阳的亲戚。他们得知毛英芝在找儿子,瞬间就怒了。沈阳的亲戚透露,毛英芝和前夫离婚是因为她是有名的美女,前夫长得丑,所以她抛弃了前夫和儿子,选择了离开。

  离婚前,毛英芝没有好好对待儿子,给女儿做饭,却让儿子沈一宁饿着肚子。毛颖之跑到长沙的多家医院,终于找到了沈一宁。如今38年过去了,她才想起去找儿子告诉她失踪了。他会原谅她吗?

  沈一宁现为该院院长、副主任医师。看到儿子今天的成就,茅颖的心里顿时没有了底。她担心他的儿子会认不出他。沈一宁那天没去上班。医院的同事帮忙联系了沈一宁。一个小时后,沈一宁来到医院。他只是瞥了母亲一眼,就直接进了房间。

  沈怡宁告诉记者,不管她是否认识这个母亲,她还是要听父亲的意见,因为父亲一个人把他带大,吃了不少苦头。然后他匆匆离开,毛英芝突然生气了。她无数次幻想过和儿子团聚的场景。她从未想到儿子会对她如此冷淡。她急忙去找她儿子的理论。言语间没有愧疚,但她说儿子不知好歹。那么,在沈怡宁的心目中,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母亲年轻时虐待儿子,然后抛弃丈夫和儿子。晚年,她梦见儿子穿着笔挺的西装,她很快就找到了儿子,认出了他。团聚的场景并没有像她希望的那样进行。儿子沈一宁说他没得选,心里的伤疤太深了。他不想揭开自己的伤疤。记者劝说沈一宁和母亲谈谈,但沈一宁不想多谈。

  此时,沈一宁的父亲正蹲在一旁。是因为他父亲的压力吗?毛颖之说,沈一宁是十月出生的,一直养到八岁。如果他不认识这个妈妈,请给她一个理由。沈一宁根本不想多说,转身带着父亲走了。

  毛颖之不甘心,一直追着儿子不放是有原因的。沈一宁的父亲一直在喊。起初,毛英芝坚持离婚,抛弃了他们父子。现在他没有资格回来认对方了。不管毛英芝怎么问原因,沈一宁都不理会,径直往前走。毛英芝一直追着它,最后沈一宁快走了几步就不见了。

  当毛英芝回到家时,她哭着对女儿说。她说儿子追了几条街都没认出她来。她没有安慰母亲,而是大声对她吼叫。既然大家都没认出她,她为什么还要坚持找她?她直截了当地说,她妈妈只是在找自己的怨气,活该!

  毛英芝仍然没有放弃。她告诉女儿毛婷婷,她还是坚持要找儿子,女儿非常反对妈妈找沈怡宁。毛英芝哭着说要把儿子告上法庭。毛婷婷告诉记者,她考上大学后,父亲一共给了她2820元。她毕业后,只工作了一年,父亲去她工作的地方,要求她偿还父亲4000元。

  大概是1990年的时候,钱还不算少。无奈之下,毛婷婷向亲朋好友借钱,并全额还了钱。从那以后,她和父亲之间的感情帐就在心底结下了。亲生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女儿?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毛英芝年轻时长得漂亮,不喜欢丈夫长得太丑,离了婚,离婚前对儿子的态度非常不好。他的前夫把儿子养大,现在他是医院的院长,母亲老了也要认他。毛莹芝的女儿毛婷婷苦笑着说,她和爸爸现在是陌生人。

  离婚后,毛颖之与毛婷婷复婚,两次婚姻都以失败告终。现在她和女儿住在一起。另一方面,沈的父亲告诉记者,他从小就患有骨髓炎。毛颖之在得知他生病后更加厌恶他,最终选择了离婚。

  沈的父亲当年吃饭也带了旧碗。他愤怒地告诉记者,离婚前毛英芝已经在家里闯祸6年了。他以各种理由要求离婚,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他们甚至不能吃东西。这两个旧碗是毛颖之回家的证据。

  那六年,家里所有的钱都被毛英芝用于旅游。她慵懒地待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花钱,就是离婚,让家里欠了几千斤粮食,家里的锅也久久打不开。现在,当她提到这一点,沈阳的父亲只恨她。

  听完这些往事,毛颖之放声大哭。她说当时家里太穷,沈阳条件稍微好一点,父母就让她早点结婚。现在她也怪父母,因为她从头到尾都不喜欢沈怡宁的父亲。

  离婚后,毛英芝找到了一个如意郎君,但沈怡宁的父亲经常在家里骚扰她。说到这里,两位老人拍了拍桌子。这时,毛英芝终于喊出了自己欠儿子的债。现在沈的父亲也有了新的家庭。记者劝他放下过去,让儿子原谅母亲。沈的父亲直言不讳地说,他放不下。

  交流过后,沈一宁匆匆赶来。他说父母的恩怨太深,他夹在中间。沈一宁说,从记事起,母亲就对他很不好。他形容那段时间很可怕。七年间,他母亲欠了他家一千多元的外债,这在当时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也没有感受到任何母爱。

  沈一宁说,父亲曾告诉他,当母亲有一天老得不能动的时候,作为儿子,还是要给她养老。沈怡宁会见了她的母亲。她没有问儿子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直接责怪儿子对她冷漠,但他的语气没有那么强硬。也许他的怨恨太深了。沈一宁从来不喊妈妈。你觉得沈怡宁应该认她妈妈吗?欢迎评论!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